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
首 頁 > 員工之聲 > 員工作品
溫州當年的交通
發布時間:2013-01-09   瀏覽次數:

  70年代初,進出溫州的通道只有二條。一條是海路,乘輪船進出,一天就二班,遇上臺風還要停航。一條是公路,坐汽車進出溫州。但公路客運班車也很少,一天只有少數幾趟車。但溫州人傳統的外出創業觀念較強,加上當時私營經濟正在萌芽??瓦\班車少,客流量大,供需矛盾很突出,這在計劃經濟時期并不奇怪,任何物資和交通、住宿都是緊張的,這是那時期的特點。若逢年過節、雨季、下雪天氣,買個車票更是難上加難。故那時金華的一些學校、體育館,經常用來充當溫州旅客的臨時住宿和中轉點。春節客運更是抽調全省的汽車站支援溫州,加班加點。
  那是將近年底的一天,我出差去溫州。去時金華上車,通過熟人買票,還算順利。但我還要到麗水辦事,故先在麗水下車了。等到麗水辦好事,再想去溫州難度就來了。我是上午10時左右去麗水汽車站等車去溫州的,一連過來幾趟過路車都客滿上不去,餓著肚皮等到下午一點,才好不容易擠上車,但此車只到樂青縣,故到樂青后又下來等車去溫州。溫州就在對面,隔江可望,但就這二十幾公里,可望不可及。樂青站的工作人員倒挺熱心的,每一趟車過來都去攔,但都是失望而返。直到下午3時才好不容易象塞行李一樣把我塞上車,總算是進了溫州。
  到溫州后,還得趕緊找旅館住宿。那個年代住旅館也是相當緊張的,全城只有國營、集體的幾十家旅館。又巧逢那幾天,溫州召開“二會”,國營旅館都給會務用房占用了,集體旅館都高掛“客滿”牌。我在大街小巷找了個遍,也沒找到旅館,最后只能在溫州百貨站的值班室里拼個床,充當了一夜的免費保安了事。
  在溫州辦完事后,我即去溫州汽車站(當時溫州市僅此一家汽車站)購買回程車票。一到汽車站,那陣勢可把我嚇壞了。汽車站外面搭了一個大棚,綿延數百米的地上都鋪著草席,蓋著棉被的排隊買票的人。而且要等到三天后才開始賣票,排在后面的人還不一定能買到。這如何是好?如此排隊我們哪受得了。還要好幾天,怎么辦?我急得象熱鍋上的螞蟻,團團轉。心煩、焦慮、失望,百感交集,差點哭出來。轉了一個上午還是束手無策,只好轉回到溫州百貨站求援。老天助我,恰好碰到溫州百貨站一個搞總務的老同志,談話中得知他還是我們金華百貨站王科長的好朋友。說起二個月前王科長送他一壺2公斤的菜油,現在油吃完了,空壺得還給人家。就是這么一個空油壺幫了我的大忙,我幫這位老同志帶回空油壺給王科長,他幫我搞車票回金華。這樣的“好差使”我自然是千恩萬謝,滿口應承。
  果然,個把小時后,他回來了,遞給我一張票根。什么是票根?那個年月,火車票、汽車票是統一硬紙板印刷的。但日期、車次、座位號等都是另外印在一張小紙頭上,賣票時再粘在車票背面,有了票根才是有用的真票。
  我緊握著票根,抑制不住興奮的心情,跳著避開躺在地上排隊的人群,走到售票窗口。你別說,雖說沒票賣,可窗口是開的,售票小姐閑閑地座著,哼著小曲。我探頭一句“買票”,售票員向我翻了個白眼,“沒票”!我把手中的票根朝她一亮。只見她是眼光一瞪,好像是說:哪路神仙下凡了?馬上把票根貼好,收錢、找錢、給票,一氣呵成。我把這6元多的車票握在手上,頭發一甩,一步三搖地踱出來。只見那些正在排隊等候買票的人們,簡直象行注目禮一樣,眼光刷刷地掃過來,驚疑、羨慕、忿恨,表情真是難以形容。我自己也是象個神經病人一樣,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,把那個車票摸了又摸,看了又看,捂著口袋,喜極而泣?!翱偹憧梢猿鰷刂萘恕?。
  時間一晃已經過了30多年了,我國的交通建設也發生了天翻覆地的大變化。于我這樣經歷過艱難交通的人,當下的這些發展和變化真是令我感動感激?,F在到溫州只要二個小時的路程,還全程高速,簡直是下了班趕到溫州吃餐飯,再回金華來睡覺,時間都綽綽有余!


(路橋七公司 章喜友)

求一个武汉麻将微信群